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不小心

永做第二,学会说不,保持年轻,真心做人

 
 
 

日志

 
 

高考日骑自行车  

2014-06-08 21:06:47|  分类: 舐犊情-万万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其实是平淡的,更多在于一种体验。今天带万万骑车远行,这是他的第一次。就是希望有一种体验,一种都市骑车的体验。我们的目的地是香山植物园方向,和很多次的目的地一样。
今天早上天气凉爽的紧,正是出行的好感觉。路上人不多,穿行校园的感觉更是奇妙,雨后的碧草绿树,透着沁人心脾的露水味道,滑爽极了。只是路过一个特定的路段,突然车多了起来。只不过是周末早上七点多的时段,居然不得不迫使我们的自行车几乎行驶到逆行位置。没办法,塞车了,因为中学门口多了无数的保安,不经意间知道了今天原来是高考日。中国最激动人心的特色场景,这个过几年再细说吧。路过某中校门,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有点复杂,说不上来是哪个地方感概,万万倒是一脸的淡定。
中途我们在庆丰包子铺吃的早点,居然是满员,但买完了包子,座位就有了,流水很快的。吃着主席套餐,望着络绎不绝的客人,我想帝都百姓的生活,原来也是很匆忙的,潇洒的吧。只是抹嘴走出来,再度前行的时候,发生了车祸。因为路上毕竟车多,不好总是并排骑行,我是在前开路的,让孩子在后面跟着。快到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咣当一声。回头一望,万万和一个迎面逆行的早点车撞到了一起。早点车上的一个铝盆飞了出来,掉在地上,似乎是摔烂了。早点车也不停,飞一样的又前行了几十米,似乎要逃。而万万跳到了一旁,自行倒在了原地。路对面一个带袖标的协管员突然大吼一声,喝令那个人过来。我马上问孩子是不是有事?看孩子还算淡定,似乎没受什么伤。扶起了自行车,发现车闸碎了一个(后来才发现小臂也蹭掉了一寸长的一段表皮)。我正询问间,协管员已经押了那个人过来,是个有点年纪的外地人,一脸无辜的样子,倒是知道说对不起。想了一下还是放他去了,只是交通协管员一直愤愤不平的样子,一直骂骂咧咧,目送我们远去。
现在马路上的交通真的是很复杂的状况,这个常在街道上跑的人都有体会。我说的不仅仅是各类机动车的拥堵,在帝都大街上真正的骑车走一圈就明白了。在大街上上行驶着各类交通工具,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大客车、大货车、大公共汽车这些大家伙就不说了。各类中性商务车、小轿车鱼龙混杂,还有各类电动车,摩托车,三轮车,摩的,甚至马车,突然跳出的宠物狗、流浪猫,他们的车体虽然容易想到,但他们运载的货物五花八门,经常出现匪夷所思的尺寸,比如可以高达5米的废品收购三轮。接下来才是自行车,当然还有行人。这些马路物流若是分道行驶还好办,但很少有路段可以提供这样的分配方案,大多是混交。而且经常是逆行混交,指不定什么方向就出现了什么样的物流,尤其是行人。在这样的随机环境下,各种变数都很可能出现。我不能判断马路上行人和大公共汽车哪个是最牛的?但我可以肯定,骑自行车的应该是最弱的团体,要不这个团体的人现在越来越少了,比我上学的时候要弱了很多很多了。
我们都渴望有一个完美的交通规则来规范这个事情,但真的在马路上来体验一把,我个人觉得还是很惶恐的,尤其是体验了上面所说的各种角色以后(我和万万只是没有体验过驾驶摩托三轮这样的交通工具)。交通规则里有一个俗语,就是违章不一定出事,出事一定有违章。我深深赞同。但真的在马路上行驶这个法则,我发现也不能太拘泥不化了。以骑自行车为例,不守交规显然非常危险,但如果严守交规,则无法完后旅途。且不说很多路段的自行车道已经停满了汽车,也没有足够可以衔接的路段完成自行车的持续前进,你不得不经常性的与机动车抢行、逆行、甚至闯红灯才是最安全的行进路线。比如在香泉环岛返回时,路口就必须逆行,要么就要走高速辅路的应急道。这都是危险概率极大的事情。一路上行走下来,我们闯了红灯,也逆行了不下1km路段,因为我们必须选择危险最小的方式完成旅行。这个是令人尴尬的事情。
总结是:偶然体验,切勿模仿。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