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不小心

永做第二,学会说不,保持年轻,真心做人

 
 
 

日志

 
 

谁在说  

2015-12-13 11:43:31|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在说比说什么更重要,更容易被人注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光环效应的缘故。草根说出大天来也没人注意,只好引用名人名言充门面。当我们津津乐道名人八卦的时候,我们在何种程度上能够分享他们的聪明还是愚蠢呢?

上午有人发了段子,说本月发生的大事太多了:上海首富身价4百亿的郭广昌被抓,亿万富翁实德老板徐明狱中死亡,百亿私募一哥徐翔被抓。看着巴菲特与索罗斯同时被灭,顿时没了动力,一个好友建议我把身价控制在10亿以内,不要进福布斯排行榜前十!我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好友,也明白只有屌丝才会传播这些。我只是知道这个月,关于财富,罗杰斯说了一个事实,美国股市已经到了历史高点,而中国股市只有最高点的一半。

本月焦点我以为还是经济,经济看龙头还是美国,尤其是其加息的事情。沸沸扬扬已经太久了,本周美股累计跌幅4%,算是一个小记录了。美元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它的强大往往让人意识不到其危机,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病在没有发作前,我们都觉得小车不倒只管推,没事的。但明眼人都觉得,有一些逻辑还是应该坚持的。比如,发债到了国民年收入付不起利息的时候。又比如,货币发行超过了社会里交易产品的商品总价格到了10倍以上。再比如,国王付给国际象棋发明人小麦到了第60个格子的时候。100个瓶盖盖一个瓶子的游戏是玩不了多久的,这些数字,想想都是可怕的,可说的人不够份量,大家总是不信。

说朝鲜文化团体来北京演出本来是一个乐事儿,可莫名终止了,可惜了一群颜值很高的人没有成为八卦的头条。原因或者是因为金三说我们有氢弹,技术层面的事情谁也不说,其实我猜还是接待规格一方视为了政治恩赐而没有谈妥。文体交流本来是多赢的,也是善意的,只是有时候不能逾越政治和军事的分歧。

巴黎气候峰会今天也有新闻曝出,说是大家都决定将地球环境温度降低到工业化以前1.5°C作为定量目标。也许这个目标只要大家都不发烧,就很容易达到。200个国家地区签字,各个新闻发言人都说,取得了重大成果,这是真的吗?谁在说有成果,比有没有成果更吸引眼球。反正新闻是有了,稿子是充斥了媒体的版面,甚至挤掉了国际章终于生了美国娃娃的新闻。

谁在说,比说的是啥更吸引人,这想想就是无奈。看到一个统计数字,说国人八成人健康投入超过总支出的5%,看病吃药,买保险、保健品居前三。97%的人愿把钱花在预防上,但其实80%花在了临死前一个月治疗上。活不保健,大办临终关怀,这是一个生活习惯还是消费习惯?我看不都是坏事,只是另类平衡而已。由某科研单位署名的的一个研发报告说:雾霾期间北京室内人均PM2.5吸入量超过室外!这份由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清华大学建筑环境检测中心等单位联合发起的北京室内空气质量调研,收集了201411月到今年1月,北京407名志愿者累计11万小时的室内数据。报告显示,采样期间,北京市室外的平均PM2.5浓度为91.5微克/立方米,居民室内空气的平均PM2.5浓度为82.6微克/立方米,处于轻度污染范畴。室内20小时的PM2.5暴露量约为每日总暴露量的82%,而室外4小时的PM2.5暴露量约为每日总暴露量的18%。人均室内PM2.5的吸入量是室外的4倍。这么看,屋子里不是保险箱,口罩更是笑谈,呼吸死是无可逃跑的事情,可这是真吗?谁在说,没人听。

北京家长其实今天最关心的事情有2个,一个是西城中小学将严格控制转学,甚至严禁小二和初二阶段的手续,这可能给一些家庭带来意想不到的困难,另外一个则是同病相怜的某家长是否获得自由。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两天网传的一个被名人的小角色的话,也被广泛传播了。林森浩说,在看守所的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反思,他觉得这是自己犯的一个愚蠢的错误。在黄洋长达16天的医院抢救过程中,林森浩完全有机会将真相说出来,也许黄洋的生命还可以保住,他的命运也可以改变,而他当时却没有那样做。这是我境界不够。及时的说出真相,是需要一定境界的。

谁在说 - 二不小心 - 二不小心

 境界不够,一声叹息!那么我们再看一个耄耋老人的话作为本博文的结尾吧!她是中国获得诺奖的发言,充满中国风格的一堆感谢让我有太多的感触,可我不说。屠呦呦获奖致辞如下:

尊敬的主席先生,亲爱的使用过青蒿素的人们:

今天我极为荣幸能在卡罗林斯卡学院讲演,我报告的题目是:感谢青蒿,感谢四个人。

我不是中国本土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我只是中国科学家群体中第一个获奖的女性科学家。我相信未来中国将有许多的项呦呦、齐呦呦、柴呦呦、尚呦呦、魏呦呦能够获得这一殊荣。

在此,我首先要感谢诺贝尔奖评委会、诺贝尔奖基金会授予我2015年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不仅是授予我个人的荣誉,也是生长在中国大地上成片成片的青蒿的荣誉,更是中国中医的荣誉。可以这么说:我是一个为青蒿素或者说是为诺贝尔奖而生的人。

19301230日黎明时分,我出生于中国浙江宁波市开明街508号的一间小屋,听到我人生第一次呦呦的哭声后,父亲屠濂规激动地吟诵着《诗经》的著名诗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并给我取名呦呦。不知是天意,还是某种期许,父亲在吟完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又对章了一句蒿草青青,报之春晖。也就是从出生那天开始,我的命运便与青蒿结下了不解之缘。只是当时,我还不认识什么是青蒿,也不知道什么是青蒿素,也不知什么是中医,更不知道什么是诺贝尔奖。

感谢完父亲,我想感谢中国的一位伟人——毛泽东。这位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诗人十分重视民族文化遗产,他把中医摆在中国对世界的三大贡献之首,并且强调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1954年,毛泽东指示:即时成立中医研究院。它就是我的工作单位——中国中医研究院的前身,也是成就我一番事业的平台。我时常在想:假如没有成立中医研究院;假如把我分配到一个乡村医院,我顶多是一个平庸的中医,更别谈什么青蒿素,什么诺贝尔奖了。

我还要感谢一个中国科学家——东晋时期有名的医生葛洪先生,他是世界预防医学的介导者。
葛洪精晓医学和药物学,一生著作宏富,自谓有《内篇》二十卷,《外篇》五十卷,《碑颂诗赋》百卷,《军书檄移章表笺记》三十卷,《神仙传》十卷,《隐逸传》十卷;又抄五经七史百家之言、兵事方技短杂奇要三百一十卷。另有《金匮药方》百卷,《肘后备急方》四卷。

当年,每每遇到研究困境时,我就一遍又一遍温习中医古籍,正是葛洪《肘后备急方》有关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截疟记载,给了我灵感和启发,使我联想到提取过程可能需要避免高温,由此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并最终突破了科研瓶颈。

只叹生不逢时,如果东晋时期就有诺贝尔奖的话,我想,葛洪应该是中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医者。

我还想感谢一个人,准确地讲,应该是一群人,一群数以百万的非洲人。正是他们对中国中医、对青蒿素的信任,才换来生命的重生,见证了青蒿素的神奇。
在感谢四个人的同时,我还要感谢当年从事523抗疟研究的中医科学院团队全体成员,感谢全国523项目单位的通力协作。

我唯一不感谢的,就是我自己。因为痴迷青蒿素,我把大量的时间、精力和情感投入到科研当中,没有尽到为人妻、为人母的义务和责任。

最后,我要万分感谢的,是一种生长在中国大地上的草本植物——青蒿。它星散生长于低海拔、湿润的河岸边砂地、山谷、林缘、路旁等,也见于滨海地区。在中国近二十个省、区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一岁一枯荣的青蒿,生,就生出希望;死,就死出价值。其茎,其叶,其花,浓香、淡苦,蕴含丰富的艾蒿碱、苦味素,是大自然送给人类的一种廉价的抗疟疾药。在我的科研生涯中,一代又一代,一茬又一茬的青蒿前赴后继,奉献了自己的身驱,成就了中国的中医事业。正是因为他们的牺牲,才铺就了我通往诺贝尔的坦途。青蒿呦呦。情感呦呦。生命呦呦。

临来瑞典前,我曾经有一个想法,想带85株青蒿来到卡罗林斯卡学院,让它们和我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但我怕在机场、海关遇上安检、植检的麻烦,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还想邀请85名参与过523项目的科学家来到瑞典,共同发布青蒿素的科研报告,但我怕诺贝尔奖基金会无法承担这笔庞大的开支,最终,我决定还是一个人来,代表中国,代表中国中医和中国科学家,领取诺贝尔奖。

尊敬的主席先生,再过几天,我就要返回中国,临走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您能告诉世界: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理由。作为一名中医工作者,我有幸参与了青蒿素的研发工作,但我不是以获得诺贝尔奖为终极目的。

我唯一的追求是:抗疟、治病。因此,我不想对于自己已经没有多大价值的诺贝尔奖,给我的晚年生活带来巨大的困扰、烦恼和质疑。
我喜欢宁静。蒿叶一样的宁静。

我追求淡泊。蒿花一样的淡泊。

我向往正直,蒿茎一样的正直。

所以,我请求您能满足一个医者小小的心愿。

终有一天,我将告别青蒿,告别亲人,如果那一天真的来到,我希望后人把自己的骨灰撒在一片青蒿之间,让我以另外一种方式,守望终生热爱的土地,守望青蒿的浓绿,守望蓬勃发展的中国中医事业。

衷心感谢在青蒿素发现、研究、和应用中做出贡献的所有国内外同事们、同行们和朋友们!深深感谢家人的一直以来的理解和支持!

衷心感谢各位前来参会!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